朋友你要吃甜饼还是玻璃渣?

感①

我说
晚上睡不着
也不是手机的错啊
只要一关闭手机
房间里唯一明亮的光也消失了
窗外投射下来的惨淡的
霓虹灯光 车灯光 月光
就会混合着
从门缝 窗缝 床底 衣柜里漫出的
黑暗
搅拌着
静夜里突兀的所有声音
变成恐惧
肆无忌惮地占据这个天地
一丝一丝
把你的身体缠绕起来
绞紧
让你无法呼吸
直到你手脚冰冷,四肢僵硬
明明知道拿起手机会让自己更清醒
但是放下就要直面恐惧
沉溺在短暂的麻痹之中,不正是饮鸩止渴吗?

【鬼白】短 15万円与卖药不卖身

#新人第一次制作大概是小甜饼吧|・ω・`)
#有原创配角出没——其实也没什么影响
#很多问题希望大佬们指出|ω・)
#望诸君食用愉快——可能根本没人想吃

正文
       “啊~太棒了……一天当中最期待的时刻!打烊了喂桃太郎君,辛苦了哦,我约了美丽的女孩子就先走了哟~”白泽伸了个懒腰,捶了捶因为趴在柜台上睡久了有些酸痛的背,走向大门。
        “等……等等啊白泽大人!还有一笔订单……”桃太郎急忙扯住白泽的袖子说道。
        白大褂被猛地一拽稍稍滑下了肩,“哈?订单什么的明天再说好了,不能让女孩子久等啊!”说着整了整衣服有点不耐烦。
        “可是……这个是地狱那边15万円的订单诶,鬼灯大人说傍晚会过来取,要是让他等太久的话就要您好看……”桃太郎无奈地笑笑,继续忙着手上的工作。
        “啊……可恶!为什么不早和我说啊!下班时间是很宝贵的啊!可恶……让可爱的女孩子久等可不好啊!啊啊啊!”虽然捂着耳朵高叫着抱怨的话语,但白泽还是回到座位上动手制作起了地狱需求的药物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有和您说过啊,您还回答我‘嗯嗯好的’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可恶啊我想要你闭嘴让我好好睡觉啊!谁知道你说了什么啊先答应下来咯!白泽一边想一边气愤地将捣臼里的药材想象成鬼灯的脸,将捣杵狠狠落下碾过去。
        就在抬头拿药材的时候,桃太郎一眼瞥见门外远处有一个熟悉的黑衣人影正朝这边走来。辨认出来人之后,桃太郎对着柜台方向喊道:
        “那个,白泽大人!鬼灯大人来了哦。”
        白泽一听,身体不禁颤抖了一下“啊糟糕还没完成啊,还差一点。”这样想着,加快了手上的动作。
        鬼灯一只脚刚迈进大门:“我过来拿药了,请问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马上!”白泽打断道。
        鬼灯挑了挑眉坐在了正对着白泽的方向:“哦?看你下午趴在柜台上睡得安稳的样子,我还以为你很闲呢?还没有完成吗,白豚?”
        桃太郎见两人又要拌嘴忙给鬼灯沏了一杯茶:“不介意的话请一边喝茶一边等待吧,鬼灯大人?”一边又给白泽使了个眼色,示意他先完成手上工作再吵也不迟。
        “哼!”
        两人又忙了一会儿,制作只剩下最后一步了,炉子里的火在慢慢地煎着药,急不得,不妨等一会。
        “啊对了,要给智子酱打个电话,让人家等那么久真是罪过罪过。”白泽擦了擦汗,眼神投向鬼灯的方向,不料却看见这个严肃到让人畏惧的地狱黑幕的睡颜。
        “还说我,自己不是支着脑袋就睡着了……”这么没有防备在地狱这种地方真的没关系吗?睡着的时候还皱着眉头老了肯定有很多皱纹嘿嘿。嗯?脸色这么苍白,还有黑眼圈?这家伙到底多久没好好睡觉了?哇睫毛很长嘛……脸色温和点肯定有很多女孩子喜欢吧……啊不过一定没有我受欢迎嗯。不对,我在想什么啊!!白泽拍了拍自己的脸,似乎有点恼火。
        “白泽大人您那边的药煮沸了啊!”桃太郎的喊声把白泽吓了一跳。
        “嘘嘘嘘!小声点,还是说桃太郎君想被狼牙棒揍?”白泽指了指熟睡的鬼灯。
        桃太郎忙捂住嘴:“啊不好意思,不好意思。我这边工作已经做完了,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?”
        白泽挥了挥手:“接下来有我就行了你回去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将药水分瓶装好,白泽终于想起来打电话的事。
        本来已将做好被抱怨的心理准备,但是女孩温柔的话语却让白泽更加不安:“您在忙吗?那边是不是不太方便呢?说实话今天我这边也有点事……正想向您打电话赔不是,那下次再约一起玩也没关系哦?”
        “啊……该不会被讨厌了吧……都是你的错!”白泽恼怒地揪了揪鬼灯的脸,意外地发现这个人的脸非常柔软,顿时心情好了很多,正想再捏一把,却被鬼灯刚睡醒的 和善的眼神 吓到收手。
        “唔?你想干什么,白豚?”脸有点痛怎么回事。
        “看你睡得这么舒服有些不爽罢了,药已经好了,一共是30万円。”白泽眼睛笑得弯弯。
        “啧,我还没有健忘到睡一觉就忘记事情的地步,我记得是15万円。”鬼灯皱了皱眉。
        “加班费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哦?我说下午就要吧?现在已经是晚上了哦?”鬼灯指了指外面的天空,“要我久等的话也该付出点代价吧。”不知为什么心情突然变好。
        “25万円,你害得我被智子酱讨厌了,今天晚上的娱乐活动也泡汤了,我不该有补偿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嗯?谁的错啊到底,胡搅蛮缠?智子酱?嗯?我不在的时候夜生活很丰富嘛,白泽?”鬼灯半眯着眼睛,抬起白泽的下巴,“‘要是让我久等的话就要你好看’这可不是说说而已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呵,放开我,色·鬼……本人卖药不卖身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正好我接下来几天休息,慢慢补·偿·你也行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那就30万円一分都不能少。”白泽鼓起脸颊。
        “这种事情等你接下来还有精力的话再说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唔……”
FIN

#等等不是说好卖药不卖身?
#觉得偶尔和白泽讨价还价的鬼灯也很可爱|・ω・`)有一种逗宠物【?】的愉悦感